400-690-6556

回眸中国围棋:1976年“聂旋风”刮到日本

作者:ndgcd1.com 发布时间:2020-02-08 18:40

聂卫平与先辈吴清源合影(资料图)

  《中国围棋回眸》系列连载,回忆新中国围棋发展进程中的种种。

  连载七 1976,“聂旋风”刮到日本

  当高川格回到日本之后,面对日本媒体的采访,他对聂卫平做出了这样的评估,“他完全能够跟小林光一、赵治勋等精良棋手争输赢”。

  这当然是极高的评价,1975年,港媒:中国科幻作品屡获国际大奖 受到世界认可,日本棋坛已经逐渐成为了新一代棋手的天下,统治着战后二十年的坂田荣男、高川格们,逐步进入到了自己辉煌围棋生活的薄暮,只管这一年的日本棋院选手权战上,坂田荣男照旧可以3:2击败年青的赵治勋,拿下冠军,然而,过了知天命之年的他,也确切要在独一他无奈克服的对手—岁月眼前,黯然败下阵来。

终生之敌小林光一和赵治勋

  高川格之所以提到小林光一和赵治勋,大略是因为这对和聂卫平差不多年纪的木谷门下师兄弟,正在日本棋坛掀起一阵属于年轻人的风暴。“木谷门下”,这样的名称,如果拿武侠故事类比,或者,更像是仙气缥缈的武当山,那是一个人的桃李天下,一个人的围棋传说。2004年,木谷门下棋士未然冲破500段,而在这些人中,更是有着大竹英雄、石田芳夫、加藤正夫、赵治勋、武宫正树、小林光一这些如今听上来依旧感到煊赫的名字,而开创木谷一门的木谷实,固然一生与头衔失之交臂,他的弟子,却几乎占据了70年代后日本棋坛的大部分头衔。

  所谓毕生曲折迭回,却又波澜壮阔,大抵不外如是。

  在那个时刻,提到这两个名字的高川格,自然不会预觉得,彼时不过弱冠之年的两大新锐,会在此后深远绵长的时光里实现超过一百次对局,成为最逼真意思上的“毕生的对手”。就在他说出那句话之后不过两年,小林光一和赵治勋,就相遇在了1977年的新人王战决赛,2:0,年事更大的小林拿下了第一次相逢的胜利,也开启了这一对大棋士百番对战的不朽传奇。直至当初,围棋生命力坚韧的他们,仍然活跃在围棋赛场上,2016年的百灵杯本赛上,我们看到了持外卡出战的小林光一,而终生悬命于围棋的“斗魂”赵治勋,更是在不久前杀入阿含桐山杯的决赛,用桀骜灵锐的眼眸跟凌乱飘洒的长发,提醒着咱们,曾经的那些由他们在棋盘上写下那么多残暴篇章的时代,还不彻底的隐没在史书深处,而是真切的,就在浅近的从前熠熠生辉。

(石田芳夫与小林光一)

  当然,像是高川格所说的那样,由聂卫平和赵治勋、小林光一们争输赢,已经是多少年之后的事件了,当初的他们,还都只是“新锐”,在20世纪70年代的中期,日本棋坛真正的统治者,是石田芳夫、加藤正夫、林海峰和老而弥坚的藤泽秀行们。1968-1970年,林海峰连续三年拿下本因坊,之后,石田芳夫挑衅胜利,在那个地位上始终坐到了1975年。而在70年代才开端举行的天元战和棋圣战,则成全了“善于尝鲜”的藤泽秀行,他先后在1975年的第一届天元战和1977年的第一届棋圣战上夺魁。那是日本棋坛最富于发明力和性命力的年代,大大小小的棋战,成就着大大小小的头衔,也磨砺着一位位大棋士各具特色的围棋风格,一如星辰残酷,流光溢彩,照耀在全体围棋世界的广袤天空。

  正因如此,在1976年4月,中国围棋代表团又一次远渡东瀛,对战日本棋手时,对纹枰胜负,日本媒体并没有太多关注。尽管此前坂田荣男、桥本昌二两位日本头衔王先后输给了中国棋手,但是,整体而言,中国依然缺乏能与日本头衔王并驾齐驱的人物,沈果孙在击败坂田荣男前,已经输给了石井邦生八段(值得一提的是,石井邦生八段后来收了一位有大才的弟子,正是现在的日本七冠王井山裕太九段);1974年吴淞笙在日本的六胜一负,六场胜局中则只有桥本昌二一位九段棋手。在那些年月里,我们确实需要一个人,完成一段淋漓酣畅的连胜,来向世界传递一种讯息,经历了二十年的发展,中国棋手中的绝巅蠢才,已经可能和日本超级强手们,共破于围棋圣山的极巅,论剑笑谈。

  而将要考试这段连胜含金量足不足的,将是日本的两位头衔王,51岁的藤泽秀行天元,28岁的石田芳夫本因坊。

  纹枰纵横,棋子黑白,只是当棋盘高下的故事交错,我们竟然很难绘出一个切实的藤泽秀行先生,是棋盘上的,日本棋坛多少十年一出的怪杰,棋圣战面对“天煞星”加藤正夫,倚天屠龙缔造百目大杀局的“荣誉棋圣”?或者,是赌债缠身眠花卧柳,千金散尽不误风骚,却永远风华万千豪迈仗义的名士奇侠?再或者,是对中国棋坛而言亦师亦友,十四度率“藤泽军团”来到中国交流围棋记忆,对中国围棋今日之发展有不可磨灭功绩的围棋巨人?兴许,三种角色之中的每一种,都已经足够后人评说,而只有这些角色融合在一起,才是最实在的藤泽秀行,就像是我们等候过却究竟做不到的,蠢才绝艳,名动江湖,侠隐市井,落拓不羁,唯大豪杰能实质,是真名士自风流。

(2006年,81岁的藤泽秀行先生访华)

  1976年,在中国围棋代表团来到日本的时刻,已过知天命之年的藤泽先生,刚拿下了天元头衔,而在第二年,他将拿下棋圣战的冠军,并在之后完成一段辉煌的棋圣六连霸,无疑,这一时期的藤泽,仍旧是日本棋坛亘古未有的顶尖能人,而在这次的中日交流赛中,他将率先出马,对战中国的新科全国冠军聂卫平。

  赛前,木谷门下的大师兄,时任“名人”大竹英雄说,“聂选手诚然是中国的冠军,水平很高,然而和咱们的秀行先生比较,还差的很远”,这样的评估,大体代表了当时日本棋坛的见解。只是,事件的发展,却并没有如同大竹英雄的假想,终局的时刻,竟然是聂卫平的黑棋胜了两目。而接下来,聂卫平一鼓作气,持续拿下了业余强豪村上文祥和加田克司九段,只管被桥本昌二九段阻击了连续连胜的脚步,却又在随后接连战胜濑川良雄八段和岩田达明九段。

  六战五胜,其中包含三位九段强手,岩田达明九段是中日交流赛上的老面孔,我们都已经很熟悉,而第一次浮现在这个舞台上的加田克司九段,也是木谷门下的强豪,他在去世活题上的发现,给围棋世界留下了无数引人入胜的篇章。这样的战绩,终于让日本棋坛开始正视这个“名字新颖”的中国年轻人,当然,赢下这些比赛的聂卫平,还来不迭惊喜,由于,立即,他将要面临这一年里最重要的一场对局,迎战木谷门下的另一位弟子,以形式判断和计算力称雄世间的“人脑打算机”石田芳夫。

电子盘算机石田芳夫

  时年28岁的第二十四世本因坊石田秀芳,已经完成了自己令人赞叹的本因坊五连霸,在1975年,他4:3艰难击退了大前辈坂田荣男,守住了本人本因坊的位置,而在第二年,中日交换赛后,他将会1::4输给挑战者,同样属于木谷门下的武宫正树。尔后,他再也不可以夺回这个日本棋坛的光辉名誉。和聂卫平对战的年月,恰是石田芳夫职业生涯的巅峰时刻,挟五连本因坊的威势而来,能代表的,造作是日本棋坛的最高程度。

  只是,最后获胜的,还是这个在日本此前并无名气的年轻人,聂卫平执黑胜七目,将自己这次交流赛的战绩定格在了6胜1负。连胜日本两位头衔王,让日本棋坛大大的受到了一次震动,“他们真正意识到,“聂旋风”已经刮到日本本土了”。

孔祥明

  而在聂卫平持续成功的同时,中国围棋代表团的另一位成员,也是唯一的女将孔祥明,则实现了畅快淋漓的七战全胜,从小林千寿到柳内美惠子再到小川诚子,日本棋坛的一流女棋手们逐个败在了刚弱冠年纪的孔祥明面前。这是中国女棋手登上世界巅峰的第一步,也就在这一年,十三岁的芮乃伟,即将踏入体校,两代中国围棋的女中好汉,每天盈球05日竞彩大势:利物浦轮换 罗马戏耍都灵,将用压倒性的胜利和堪足与一流男子棋手争竞的表示,书写下令人惊叹折服的,属于中国女子围棋的故事。

  而也正是因为两位年轻人的表现,在这一次的交流赛中,中国棋手取胜的场次,居然超过了日本棋手,27胜5和24负,这是一个讯号,中国棋手们,已经不仅仅是可能在某个“点”上和日本棋手们抗衡,而是可以在“面”上,进行正面的对抗,甚至取得优势和胜利了。而这一年,离1960年被以濑越宪作老先生为团长的日本围棋代表团受先横扫,也不过,从前了16年的时间。

  1976年中国围棋大事年表

  1976年4月,中国围棋代表团访问日本,团长高文治,团员包括聂卫平、陈祖德、吴淞笙、王汝南、华以刚、曹志林、王群、孔祥明。其中,聂卫平六胜一负,并击败藤泽秀行天元,游资借题发挥 机构“看长做长”,石田芳夫本因坊,曹志林击败宫本义久九段,孔祥明七战全胜。最终,中国棋手27胜5和24负。

  (未完待续)

  (谢天舒)

上一篇:没有了

下一篇:没有了